图片 1

当信仰碰到信仰,神性与人性的争持统生机勃勃

首先,当然喽,这是一本畅销小说,然后么,就是我对太畅销的东东天生有排斥感,但是这本书却看了好多遍。第一遍是中文的,情节很吸引人,于是乎眼珠子跳跳跳啊的很快就扫完了,第二遍是原版的,被一些单词难住了,看得慢了一点,突然发现了情节以外的有趣的东西,读的同时又下了《圣经》来听,自然就很仔细了,第三遍刚好遇到我做présentation,好死不死挑到宗教战争这一题,欧洲那一笔纠缠不清的历史叫我这个从小受马克思教育的人看得头皮发麻,这时候又想到了Da
Vinci
Code,于是找到法语版又重新读了一遍,其中单词之巨大,语法之艰难,就不一一来说了。
 
美国跟欧洲的情况不同,老师老早就讲过了,那是一个更加自由松散的体制,有很多不受教庭管制的教会,名字都很古怪,研究的东西也稀奇,在读完Dan
Brown的几部作品之后,我几乎可以肯定这家伙一定是某个奇怪教会的一员,才会这么不遗余力地得罪教庭,乐此不彼。
 
Da Vinci
Code自问世以来,遇到的麻烦就不是一点两点,先是在美国保守的天主教管制区引起了涛天巨浪,接着又牵扯到抄袭的丑闻里去,但是无论如何,这是一本很妙的书,妙在它够胡思乱想,而且胡思乱想的挺有逻辑。
 
看法文版的时候,很自然的,我跟着主人公的脚步,把巴黎一路游来,书里提到的,都是脚下的景致,别有一番亲切。那个时候Louvre正在办Da
Vinci展览,有画放画,没画的就放仿制品也好,于是书里提到的画也都有幸细细站到前面去端详,怎么说呢,Da
Vinci的画确实有这么点诡异,跟其他金黄翠绿,姿态端庄的宗教画相比,他的画一方面用偏暗的色调和巨大的阴影突出了神秘感,另一方面呢又用自然的姿态和丰富的表情突出了人性,所以常常体会不到在看一幅宗教画的感觉。
 
踩在书最后提到的玫瑰线上,俯视Louvre底下的小金字塔,并没有心潮澎湃的感觉,我看着小金字塔,始终觉得那是个冰冷没有生命的东西,里面也不可能藏着千年的秘密,那一刻,才感到害怕,如果说神性是人性的一部分,那恐怕我的某部分早早的已经被扼杀了。
 
神性是人性的一部分吗?Dan Brown并没有强调这一点,但通过Robert
Langdon教授的表述,我们听到了这样的置疑,究竟神是一种绝对的存在呢,还是只在人的感知里存在着。
 
这是西方和东方的不同了,或者说是古代文明跟现代文明的不同,中国有幸作为仅存的古代文明的完整传承者,用自己的历史和现代证实了这一点。我们的文明,艺术也好,哲学体系也好,社会形态也好,其中自然有宗教的参与,但起到决定作用的始终是人,无神论者在中国是自古就有的,且有很多,因为孔老夫子对鬼神之说是“存而不论”,基本上是54的意思,而孔夫子的门生遍布天下,所以说古中国有多么迷信之类的只能在低层人民中说说,真正的大儒是不屑于这一套的。
 
我们的文明,就在人类对自我的约束和反省当中一步步走过来了,神来过,但它既没有在水上行走,也没有能把水变成酒,女娲创造了人,但共工也触了不周山,如来佛法力无边,但玉皇和王母也结了婚,三清道观香火鼎胜的时候,民间传说中的各路神仙还在为爱情挣扎。我们的画也是先有山水鱼虫,才有的人物,最后有的神仙。我的皇帝从来也没有因为哪位神而被罢黜过,以前有打着宗教旗帜起义的,也都失败了,因为炎黄子孙,从祖宗辈开始,就不吃这一套。
 
我们的文明,向来是烟火气十足的,不打算被别人轻易来打扰来控制的,只想好好的生活,我们拜神许愿,是因为相信它们对我们有用。任何文明到了N千年的时候,都会变得这么现实。
 
法国人在欧洲人里是走得最快的一个,法国皇帝第一个说“君权神授”,把教皇丢到了一边,他们最早提出政教分离,从而把上帝也丢到了一边,他们最先砍掉了国王的脑袋,把皇权丢到了一边。我问老师现在法国的天主教徒还多么,身为法共人士的老师偏偏脑袋:自称的还挺多。
 
上帝已经在文化中死去了,虽然曾经一度,它是欧洲文明的基础。哥特式的教堂是为了更接近它,古典绘画是为了更好的描绘它,雕塑也是为了刻画它的样子,还有那些纸卷,那些彩绘玻璃,一切的一切。
 
我是一个铁齿的人,却常常也会做一些自己也觉得无稽的事情。人类真的有坚强成这样吗?真的有坚强到在跌落到漆黑的井里一天一夜之后,仍然不祈祷吗,不忏悔吗,不去希望和懊恼吗?有人说上帝即是希望,如果是这样,上帝永远都是存在的,从人类有知的那一刻开始到人类灭绝的那一天为止,如果动物也有希望的话,上帝至少是与地球同在了,可惜我们无法去证实这一点。
 
希望为什么不可以是上帝呢?神是没有形态的,你喜欢它是什么就是什么,多好。所以神性也可以是人性喽。但是有人不这么认为,Leigh
Teabing爵士于是成了这部小说里我最为敬佩的人物,一开始是源于他的渊博的知识和可爱的刻板,到的结局的时候,却是为了他如此纯粹的“人性”。第一次发现终极Boss原来是可以敬佩的人物,尽管他的作为让我觉得有些可怕,但是他说的并没有错,历史把多少刺客变成了英雄啊,况且假如他真的摆脱了神的束缚生活了至今的话,他的为人根本不在我的道德标准约束之内。
 
Teabing爵士失败的那一刻,我的感受真的是非常奇妙的。人只能选择自己的立场,并且要求与自己同一立场的人,而站另一边的人,你没有权利批评他错了,只能说他选择了同你不一样的利益,而我们被伤害了,仅此而已。你不能说蛰你的小蜜蜂是错的,它是另外一种生物要生活。而人类,并不因为长得跟我一个样子就成为和我同一样的人类,生物的分类学只在灵魂以外的地方有用。
 
扯太远了,回到电影上吧。电影不外乎就这么几种,要不然够娱乐,让观众的感觉如坐过山车,浪漫也好刺激也行甚至快乐也是其中一味,要不然够深刻,让观众的回味如坐有轨电车,人性也好社会也好甚至动物也可以是其中一员,要不然够实验,让观众的脑细胞如走迷宫,这一类的电影我简直提也不想再提,提起来就是一脑门的瞌睡虫。占着第一样有票房,占着最后一样有奖。
 
Da Vinci
Code刚好是个三不占。大家都是找圣杯,Langdon教授跟Indiana Jonse不同,后者是枪里来刀里去,美女里来土著里去,有的是狂奔搏斗和眉来眼去,前者就可怜了,符号里来密码里去,教士里来圣经里去,有的是思考解谜和历史问题。书里好歹还有Sophie美女亲亲抱抱,安慰一下教授孤独的心灵,电影里居然连这点福利也没有。
 
原著里有很大一部分是内心独白加上回忆加上作者讲解,好不容易才把一顿纠缠不清的历史艺术和宗教问题纠缠得更加紧密,把读者绕得跟个线团一样,电影就没可能满屏字幕的把这些过程都交待清楚,只好借助影像,这下教授的对白自然不可能百分百正常了,有些只能内心OS,正常人根本不会讲的话,教授也只好说给观众听,不然观众没法follow剧情。
 
剧情方面,要是按照原著那么一样的拍,可以学魔戒那么拍出个N部来,所以也是能省则省,能砍则砍,就因为这甚至把教授跟美女的爱情戏也给砍掉了。可惜这是个寻宝游戏,具体的步骤还是一样都不能少,于是乎好好的一部寻宝传奇在去掉了漂亮的头发,美丽的皮肤,均匀的肌肉之后,就只剩下一副流水账式的骨头,啃了无味,弃了可惜。
 
开始进入Louvre的一段就感觉明显是节奏快了,气氛都没有出来一个谜题业已解开,紧跟着进入下一题,观众还在调整情绪,下一个谜又解开了,这样还好玩吗?不好玩。直到Teabing爵士出现,电影也步入一部惊险片的正轨,子弹也来了,阴谋也来了,闪回也来了,这时候我的情绪好歹也起来了,渐渐的有点找着导演的拍子了,但结局时那个收尾又明显拖沓了。
 
演员方面,我不是说Tom
Hanks不好,但是跟英俊潇洒这四个字总是搭不上了吧,Rober并不需要多少演技来演,只要看上去够聪明就行了,阿甘还需要减肥啊。Audrey
Tautou一直给我精灵的感觉,跟她演过的角色自然有关系,但这个苗条的黑发女郎,大大的眼睛,微翘的嘴角看上去总有那么点顽皮的意思,要演一个法国女警还是解码专家,说服力小了点。在法国女演员中,她算是英语讲得不错的,带着原著里面本来就有要求的口音,但是很流利,情绪也表达到了,只不过好像一搭配上这口外国话,她原本丰富过人的表现力就不见了,别说嘎纳记者,就是我也失望一把的。
 
这部片子在嘎纳被批得什么一样,据说是有记者中途退场的,我这边的观众也有等不到结束就退场的。怎么说呢,这是一部我强烈建议先把原著遗忘掉再去看的电影,也许就不是失望,而能体会到看电影的乐趣。对了,如果是中国观众的话,需要事先补相关的宗教知识,表再问我基督教和天主教有什么区别这种傻问题了。

《达芬奇密码》通过讲述兰登与苏菲在提彬爵士的引导下寻找圣杯的故事来探求神性与人性的统一,是一部对人性描写细致的优秀作品。
在影片的开始我以为又是一部类似于漫威超级英雄系列的类神话电影。令我没有想到的是,虽然故事是以解剖达芬奇《最后的晚餐》为开端,却把我们引向了探求神性与人性的统一这一问题上。其实在我看来,神性源自于人性本身,神性只是对人性中善的一面的一种升华。我们祭拜孔子与孟子仅仅是出于对其本身的敬重,并未把他们神化,所以他们在我们心中也仅仅只是作为人而并非作为神存在着。
实际上《达芬奇密码》是对中世纪基督教统治下神权干涉世俗权力而导致教会对欧洲进行荒蛮统治的一种反思。锡安会意图封杀所有对耶稣神性具有威胁的目标,因此耶稣的后代——圣杯也自然的成为了他们首先要封杀的对象。基督教其实源于犹太教,在古罗马承认众神论的时代基督教才是真正的异端,毕竟他们是一神论的坚定维护者。早期的基督教是借助哲学来不断发展的,然而他们却极为特色的创办了教父哲学,从根本上否定了怀疑精神,这与哲学本身是相违背的。锡安会在其中无疑扮演着教父哲学的代表者,他们披着宗教的外衣,却做着与教义相违背的一切。
兰登与苏菲在寻找圣杯的历程中展现给观众的是一种善,这种善是出自于人性本身的,这种善与所谓的神性也是相统一的。盲目的崇拜反而在影片中带来了不断的杀戮甚至是对耶稣的玷污。其实《达芬奇密码》所要批判的也并不是耶稣具有神性的合理性,只是鞭笞教会对世俗权力的控制。阿格林嘉罗莎主教不断利用老师与塞拉斯的关系来寻找圣杯,甚至是教唆虔诚的塞拉斯不断对他人痛下杀手来达到教会对耶稣神性论的控制,来主导世俗社会的舆论方向,这无疑是对教父哲学在现代社会的一种重现。
提彬爵士一心希望能揭露耶稣神性的不合理性,这也是他仅仅是作为一个学者的弊端。他提倡的思想解放或许是对的,但是他始终没有考虑到这种思想解放对整个社会的冲击。塞拉斯最后一系列的行为都可以表明他心理防线的崩溃。塞拉斯是一个虔诚的基督教徒,但是他的信仰是建立在丧失独立人格之后的心理诉求上,信仰的崩塌是他施暴、残害异教徒的原因。提彬爵士与塞拉斯也是影片中完全对立的两个人。
《达芬奇密码》带给我们的是一个永远无法解决的问题,基督教认为上帝是全知全能全善的,康德认为所谓的上帝就是物自体,人是作为物自体的一部分而存在的。所谓的神性实际上是可以体现在每一个人身上的,神性也只是作为人性的升华而存在的。
整部影片构思巧妙,通过对达芬奇作品的分析来揭示现存的宗教问题,但是影片有些脱离实际,探讨的问题也较为敏感,或许也是由于这个原因,导演不能将其对原著的理解全部展现出来,与原著相比多少有些含蓄。
《达芬奇密码》在我看来是一部史诗级的巨作,就像是影片中的圣骑士团,守护圣杯两千多年,来保留揭露耶稣神性的唯一证据一样,这部影片也是第一次将耶稣是否具有神性这一存在了将近一千七百多年的宗教问题第一次搬上了荧幕,并获得了成功,同时也为观众带来了神性与人性相统一的思考。

图片 1

© 本文版权归作者  情深不寿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The Da Vinci
Code这个名字对大家来说应该算得上是如雷贯耳了吧?这本风靡全球的畅销书继去年被搬上银幕之后,现在全面登陆PlayStation
2,Xbox和PC平台。游戏版《达芬奇密码》计划于本月晚些时候上市,而上市之前,会在E3大战上公开亮相。如果想知道游戏有什么值得期待的地方,请继续往下看。

游戏基于小说改编,而不是电影,所以Tom
Hanks的fans们要失望了。故事情节大体上忠于原著,同时也添加了一些新的元素。主人公是一位名叫Robert
Langdon的哈佛大学教授和一位名叫Sophie
Neveu的密码专家,他们将携手揭开一个封尘了数百年的谜团。

游戏混合了动作,冒险和解谜游戏的风格。玩家们会来到卢浮宫,威斯敏斯特教堂,破解密码,解开谜团,同时还有人为了不让秘密被发现不断阻挠你的调查。这帮将你视为眼中钉人自然不会放过一切可以利用的机会,采取任何手段以达到目的,大家要小心了。

《达芬奇密码》预定于这个月晚些时候上市,等不及的玩家们可以先研究一下游戏截图解解馋,完整的游戏评论很快就会送上。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